“神户6岁男童抛尸案”曝光内情 嫉妒外甥下杀手(组图)

6Park 生活 1 week, 4 days

2023年6月,日本神户发生了轰动列岛的“神户6岁男童抛尸案”。

年仅6岁的被害人穗坂修,这张模样可爱的照片出现在各大媒体的报道里。



他的尸体被人装进行李箱,抛弃在河边草丛里。从孩子身上新旧不一的伤痕来看,他生前遭受过长期虐待。案情如果只是如此,或许还达不到轰动列岛的程度。

案情层层递进,一次比一次震碎三观。穗坂一家人,极其变态的家庭关系,连见多识广的岛国乡民们也大呼“太变态!”

2023年6月20日深夜,日本神户市的马路,57岁的穗坂由美子坐在轮椅上,身边无人陪伴。经过这里的路人帮她报了警。

穗坂由美子告诉警察,她遭4名子女虐待。经常被关在壁橱里,他们还用铁棍打她。她看起来,神志清醒,左眼有乌青,后背确有殴打伤痕。于是,警察前往她的住所一看究竟。

去了之后,发现家里空无一人。

事情到这儿,以为是一起家暴案。子女虐待患病坐轮椅的母亲。



穗坂由美子的家在神户市西区,距离路人发现她的地方有近10公里远。

穗坂一家是低保户,她和四名子女,以及大女儿的6岁儿子住一起。这套三室一厅的复式结构公寓每月只需支付6万日元房租。

继续调查之下,穗坂由美子吐露了更多情况。自当年3月份开始,她不定期地被子女们囚禁在一楼的带锁壁橱里。允许她吃饭上厕所,但挨骂挨打是家常便饭。



警方通过沿途监控,两天后的6月22日下午,在神户市的一条商业街找到穗坂家4名子女的踪迹。

因涉嫌非法拘禁和伤害,4人被逮捕。

大女儿:穗坂沙喜,34岁

二儿子:穗坂大地,32岁

二女儿:穗坂朝美,30岁

三女儿:穗坂朝华,30岁

(大儿子不与他们同住)

同时,警方发现穗坂沙喜的6岁儿子穗坂修失踪了。

负责调查穗坂沙喜等人的警察再次前往穗坂家及附近搜查,在不远处河边的草丛里找到穗坂修。



孩子已经死了,身体开始腐烂。他死于外伤性休克,整个后背都是殴打造成的乌青。从伤痕新旧程度来看,孩子生前长期遭到虐待。

事情发展到这儿,从虐待老人案升级为虐杀幼童抛尸案。

随后,杀害穗坂修的凶手被逮捕,是他的亲舅舅穗坂大地。



他的亲妈穗坂沙喜,他的亲小姨穗坂朝美、穗坂朝华都是帮凶。



亲妈和亲小姨们不仅亲眼目睹了杀害过程,还一起参与监禁、伤害6岁的小修。最后,四人一起推着那个装有小修尸体的行李箱,出门抛尸。



他们拉着行李箱出门时,碰巧被邻居撞见。邻居回忆当时情景,四人有说有笑,看起来挺开心,完全无法想象他们正走在去抛尸的路上。

穗坂一家在当地的风评极差。

老妈穗坂由美子独自抚养5名子女。她不工作,一家靠吃低保过日子。她平时不给孩子做饭,唆使大孩子去超市偷吃的。

每次带男朋友回来鬼混,就让老大领着弟弟妹妹去外面待着。用完的套套,经常随手扔到阳台外面。为此,邻里间没少闹过纠纷。



5名子女里,大姐穗坂沙喜和二弟穗坂大地的关系尤为亲密。自从老大搬出去后,就他俩照顾小的。邻居眼里,姐弟俩长相不错,性格活泼,可惜生在那样的家庭。

后来,穗坂大地也搬出去独住。闹离婚后,2022年底搬回来。从他搬回来开始,一度平静了的这个怪异家庭,急速走向癫狂。

穗坂家经常传出男人的怒吼声,钝器砸到什么东西的声响。还有6岁的小修在二楼阳台哭喊“帮帮我”的声音。



十多年后再出现的穗坂大地,常与姐姐穗坂沙喜十指相扣地出门。周围邻居乍看还以为是单亲妈妈穗坂沙喜的新男友。



那时,穗坂一家内部发生了巨大变化。

穗坂大地用拳头夺得一家之王的地位。要求家里每个人都必须服从于他。当年虐待5名子女的老妈穗坂由美子,变成被子女们虐待的对象。所以有了后面被关进壁橱,遭殴打等事。



穗坂大地也同样暴力对待姐姐穗坂沙喜,和双胞胎妹妹穗坂朝华、穗坂朝美。

很多人可能听说过,被家暴的人极可能为了自己少遭罪,眼睁睁看着家里的某一个人变成施暴者的主要施暴对象。

很不幸,穗坂家的那个主要施暴对象,是最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6岁小修。



2023年2月起,小修的生活节奏乱了。先是动不动就请假不去保育园。到了4月下旬,保育园老师在他身上发现多处淤血,于是通知了行政部门。

行政部门接到通知,当天上门家访。结果外婆穗坂由美子和妈妈穗坂沙喜都说“不知道怎么回事”。

过了一个月,穗坂沙喜或许又想通了,应该保护儿子小修。她主动提出,希望儿童保护中心能暂时照顾孩子,并约好时间过去面谈。

到了约谈那天,她爽约了。穗坂大地代为表态,说家里能照顾好外甥。

6月1日,儿童保护中心的人上门家访,要求与孩子面对面直接对话。外婆穗坂由美子出面接待,以孩子见了生人会闹为由拒绝。她坚持孩子由全家人一起来抚育。

最终,穗坂修没能去儿童保护中心接受暂时保护。半个月后,他死于虐待。



▲小修5岁时的可爱模样

“神户6岁男童抛尸案”一年后的2024年7月,穗坂大地被起诉。由此,更多难以置信的变态情节被公诸于众。

穗坂大地对大姐穗坂沙喜的喜欢,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离婚搬回来后,他彻底放纵了乱伦之爱,以姐姐的男人自居。



▲少女时期的穗坂沙喜

穗坂修虽然是他亲外甥,但他又嫉恨外甥。因为不能容忍姐姐对儿子的亲密情感。其实,穗坂沙喜在为人母这点上,放普通人眼里很不合格。不过,与老母穗坂由美子比起来,还是要好太多。

这些好,在穗坂大地看来,不仅嫉妒外甥分走姐姐的爱,还嫉妒外甥拥有他从没得到过的母爱。

抛尸后,当天回到家里,他把老母和姐姐们绑起来。用榔头砸着地板威胁道“谁要敢不听我话,就砸碎谁的头。”

然后,他强奸了姐姐穗坂沙喜。



案情发展到这里,连对各种变态乱伦题材见多识广的岛国乡民也看得目瞪口呆。人物剧情,不讲逻辑合理性,野蛮递进。

现在还只是起诉阶段,到后面开庭审理,必然会曝光更多细节。所以,这起“活着的全员恶人”案子到底有多邪恶,暂时无法给出上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