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女曝丑闻:父亲有700个孩子 澳洲遍地是他子女(图)

6Park 生活 1 week, 4 days

通常来说,找到自己失散的兄弟姐妹应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无论如何,自己在世界上多了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多了一条坚固的纽带。

然而,有些时候,这未必是个好事。

近日,一名澳洲女子凯瑟琳·道森(Katherine Dawson)就无奈地公布了这一现实:

她有着可能多达700个的兄弟姐妹!

考虑到这些人也会组建家庭,与她有亲缘关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不仅遍布全澳,在海外也有!

而在她讲述完她的故事后,很多澳人无比愤怒,

直呼她生理学上的父亲是“渣男”。

澳男“遍地开花”

或有700个孩子

澳洲的IVF(体外人工授精)技术非常先进,许多澳人采用这种方式辅助生育。

通过这种方式出生的婴儿被称作试管婴儿。目前,每18个婴儿里面就有1个是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出生。

出生于维州的凯瑟琳也是如此。

起初,她认为这是一个令人自豪的事情。



“我认为我是在培养皿中诞生的,这非常酷。我被冷冻了大概7年时间,听起来像科幻小说的剧情一样。”

凯瑟琳11岁时,她的母亲告诉她,她是用捐赠的精子怀孕的。起初,她对捐献者是谁并不感兴趣。

她过去认为,捐赠精子的人都是善良而慷慨的。然而,2015年,她参加了一个捐精家庭会议,并遇到了一位与她长相非常相似的年轻女子。

看起来,她们生理学上的父亲可能是同一个人,但她们的捐精代码(IVF体外人工受精诊所给予精子捐献者的唯一号码)并不匹配。



经过DNA鉴定,她们在生理学上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然后,她又发现了她还有其他的妹妹,而且这个人根本不知道她是通过捐赠精子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三名女子拥有三个不同的捐赠者代码,但DNA显示她们都有同一个亲生父亲。

这三个捐赠者代码分别来自生育巨头Virtus Health旗下的Melbourne IVF 公司和在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上市的Monash IVF公司。

也就是说,在上世纪80年代,有那么一名男子,冒用了多个身份,疯狂捐献精子。



通过维州自愿配型登记的方式,凯瑟琳找到了她生理学上的父亲。

她表示,这名男子“身材高大,浅棕色头发,绿色眼睛”。

利用捐赠系统的漏洞,该男子使用多个不同的名字,生成了不同的捐赠者代码,在至少六年的时间里(1983年至1989年)大量捐献精子。

“他说,他用过所有假名,并且去过六家诊所和四家医院。”凯瑟琳表示。



在那个年代,捐献一次精子可以获得10澳元的“报酬”,并且可以多次捐赠。

10家医疗机构,每个地方使用7个名字,那意味着他捐赠了70次,会导致最多700个与他有关的婴儿出生。

只能说,和历史上最花心的君主,摩洛哥阿拉维王朝的君主穆莱·伊斯梅尔(有至少500名王妃和868个孩子)有一拼……



庞大“家族”引发担忧

凯瑟琳表示,到目前为止,她已经找到了56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他们分别居住在维州、南澳、昆州、首都领地和海外,已经算是分布在五湖四海了。

由于亲生父亲已经被锁定,他们得以共享信息,尤其是一些关键的家族病史。

例如,包括凯瑟琳自己在内的几个人都有患肠癌的风险。此外,他们的亲生父亲还患有精神分裂症。

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精神疾病会与他“疯狂捐精”的行为有关联,但这无疑会加大他的“孩子们”患上精神疾病的概率。

凯瑟琳希望鼓励她的兄弟姐妹们去做结肠镜检查,了解罹患癌症的风险,并注意可能引发精神分裂症的因素。

她说:“如果我不尝试把这些信息传达给他们,我会良心不安。”



她指出,这些辅助生育的医疗机构的监管存在漏洞,导致这一惊天丑闻的出现。

“诊所是医疗专业人员,而公司则应该控制这一环境,并采取保障措施。”

还有许多网友在评论中指出,

在澳洲,这样的情况不是个例。

对于凯瑟琳的“生父”来说,或许他只是需要钱,然后发现了这个漏洞。

精神病人的生活非常艰难,或许他非常需要10澳元或20澳元来维持生计。在那个年代,50澳元就能支付一间房子的周租,所以这也不难理解。

而还有更多的人,或许是心理变态,或许是想制造个“大新闻”,从而出于某种考虑,向很多人捐献了精子。

而这对因捐精而出生的孩子们来说,则是一生的心理阴影。

有网友表示,他遇到过有着相同故事的人,这为她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



如果他们知道他们有如此多的“兄弟姐妹”,那么平常人随心所欲地约会对他们而言就变得遥不可及——在每一次约会开始前,他们都要面临一个致命的问题,约会对象会是我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吗?

还有许多人,或许对此一无所知。一对在血缘上属于同一个父亲的男女相恋,他们可能并不知情,但却在血缘上相当于乱伦,他们生下的孩子也属于近亲生育,有着极高的畸形和死亡风险。

捐精“泛滥”

恐造成社会风险

在澳洲,此前也有过一些“捐赠狂”,通过各种方式成为了数十个孩子的父亲,但没有一个达到如此夸张的程度。

凯瑟琳的“生父”显然就违反了相关法律,在当时也没有人制止这种行为。

当这么多有血缘关系的人开始组建家庭、生育下一代,留给他们的将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不受限制的捐精行为可能对捐赠者和接受者都造成毁灭性的影响。目前,根据澳洲法律,一名男子最多可以将精子捐献给5个人(新州和西澳)。对于维州和南澳,最多可以捐献给10个人。超过这一数额就是违法的。

精子的来源是否安全?是否有艾滋病等疾病?是否有某些遗传类疾病?

如今,对捐精者的资格审查也比之前要严格得多,他们必须声明自己是否在什么地方捐献过,并进行基因咨询,了解其家族病史。



的确,若与同一名男子有血缘关系的婴儿太多,则可能带来严重的后果。

有人表示,通过捐精方式出生并长大的人会和他们的伴侣去做DNA鉴定,确保两人没有亲缘关系。



这是一种麻烦的无奈之举。

印象结语精子捐献,让更多的人有了生育的机会,但由此而来的道德和伦理问题也不容忽视。

在凯瑟琳所曝光的案例中,自己的“生父”通过医疗监管体系的漏洞让自己有了多达几百个孩子,她搜寻多年也很难找到所有人。

他们被带到这个世界上来,却背负了一种本不应该属于他们的沉重感。

希望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