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不来澳洲 华人“反润”回国?真相是..(图)

6Park 生活 1 week, 4 days

澳洲明年恐迎来大动荡!


留学生人数暴减



移民人数被限制



大批华人反向润回国...


到底会带来什么影响?


01中国留学生不来了!澳洲政府大幅提高学签费...


澳洲不想要留学生了?


据ABC中文报道称,学生签证收费的大幅上涨促使一些潜在和在读留学生重新考虑是否要来澳洲留学。

从7月1日起,国际学生签证申请费翻了一番多,从710澳元涨至1600澳元。



来自中国苏州的小王(音译)正在犹豫是否要在2025年选择墨尔本大学或新南威尔士大学的法律专业,但她却面临着高昂的签证费...

“这是不是因为(澳洲政府)根本不想让我来?”


她质问,“我是摇钱树吗?”



尽管承认澳洲大学的世界排名具有持久的吸引力,但她已经开始关注香港或欧洲的其他选择。

“香港离中国大陆更近,文化相似,因此更有吸引力,”小王说,“那里的大学课程也往往较短,从而降低了总体成本。”



德玛(Karma Dema)是不丹的一位单身母亲,目前正在努力供两个孩子完成澳洲的TAFE教育。

但她无奈地表示,随着学费、住宿费和生活费膨胀,尽管她想一碗水端平,但如果今天必须做出抉择,她将只能供得起一个孩子在澳洲读大学的签证费用。

与此同时,正在堪培拉大学准备攻读信息技术硕士学位的拉莫(Jigme Lhamo)说,她很担心像她这样出身贫寒的不丹学生未来会读不起澳洲学位。

学费上涨以及课程费用增加可能会促使未来的学生转而考虑英国或加拿大等其他国家。



专家预计,签证费翻倍将导致留学生人数减少,从而对经济产生影响。

截至今年3月,74 万多名留学生为澳洲经济贡献了470多亿澳元。

而因为签证费的上涨,就连在校学生也打起了退堂鼓。

巴西学生赞波利(Henry Zampoli)说,他想从信息技术专业转到市场营销专业,但又舍不得重新申请学签。



这位21岁的学生说:“学费变得太贵,我想干脆中断学业。一看到这些变化,我就退缩了,开始了解更多资讯,想去欧洲的大学。”

正在悉尼大学攻读文科学士学位的中国学生小沉(Eric Shen)说,学签涨价传递出了不欢迎留学生的讯息。

他担心留学生需要支付的其他费用也会上涨,正在考虑其他留学目的地。



留学生的减少,会对澳洲产生什么影响?


有华人网友近日在小红书上写了这么一篇帖子...




1.起码之后的两三年澳洲留学生人数会持续降下去。

2.越来越多基础工作可能会开始缺人,比如餐厅和送餐员。基础的pay也会对应高起来一点。而市场结果又是大家来买单,东西继续贵。

3.有些小学校会开始关门门。

4.虽然基础工作好找了,但是你理想的工作嘛竞争就变激烈了。澳洲现在因为大环境的原因好多公司收紧招人这个动作。空位少了,竞争大了。

5.因为工签变短,而拿PR又和工作关系密切,进一步让求职变得更卷。

6.房租开始降一些,但仅限城市外围 suburbs。学校周边和 city还是让人望尘莫及。

从他的角度来看,似乎弊大于利,但是下面也有华人指出:

“会变得幸福,参考疫情。”

这段评论引发了大量的点赞,下面也不少网友纷纷跟评表示同意。



您觉得留学生人少了,


在澳洲的人会整体更加幸福吗?


02
大批澳洲华人“反润”回国!在这边过不下去...


澳洲政府针对移民和留学生的各种限制,也是考虑到本地人的生活。现在不少本地人觉得太多临时移民,把澳洲的生活搞得一团糟。


随之而来的,也出现不少华人“反润”回国的浪潮。


据SBS报道称,最新数据显示,中国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海外出生人口的主要来源国之一。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在澳居住多年的华人选择搬回中国生活。





当华人孙跃(Michael Sun)选择离开生活了多年的布里斯班,去年举家搬回中国时,他将自己的决定称为“反向润”。


“润”为口罩期间一网络用语,据称是指从中国移民海外。而孙跃解释,与之对应,“反向润”就是指移民回中国。



孙跃2002年来到澳洲,完成学业后在布里斯班工作、组建家庭,并获得永久居民签证。





在接受SBS中文采访时,孙跃表示,生活成本是他选择离开澳大利亚的直接原因。


“这两年物价疯狂地长,”他说。


“2016年的时候,当时澳洲物价和中国差不多,买一瓶牛奶大概一两澳元,吃顿饭只要十一二澳元就可以吃饱。现在一顿饭就要二三十澳元。”



“物价太高,房租又贵到不如买房,可房价又涨了很多,所以就是无限地恶性循环。可是工资没有怎么涨,房价又涨不停,每次看到房子都有心理压力。”





据4月下旬发布的《Domain房价报告》,澳大利亚房价中位数已创纪录地达到111.3万澳元,而布里斯班是房价增幅最大的城市之一。


随着孩子逐渐长大,孙跃意识到,澳大利亚的教育成本也在逐年增加。


“已经不是几年前比较轻松的时候了,当时大家可以比较‘躺平’,可以正常生活。”


距离首次来澳20多年后,他决定与家人回到了位于河北保定的故乡。





他承认,尽管故乡的空气质量和经济、就业环境还并不十分理想,但合理的生活成本和较高的生活便利性仍然支持他做出这样的选择。


他笑着说,在澳大利亚,“在简餐店都不敢敞开了吃”,而回到保定后,相比之下,吃饭的成本“几乎就是零”。


用低于在澳大利亚租住一套小公寓的价格,孙跃还在当地租下了一个带院子的房子,过着与朋友“买菜、做饭、喝酒”的生活。





“压力也不会很大,不是每一天都需要挣钱,每天开开心心就好,”他说。


华人于菁菁2006年来黄金海岸读书,曾是澳大利亚一所公立学校的教师。


于菁菁告诉SBS中文,为了更友好的创业环境和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在澳大利亚生活15年后,她还是选择带着女儿回到北京生活。


目前,她经营一家教育公司,从事跨国教育交流和游学。






中国给你的机会更多,它人口基数比较大,而且对于创业者来说相对容易,赛道很多,规模从小到大也有很多选择。


于菁菁坦言,中国推出了很多扶持政策,支持“海归”创业,这对她这样有海外生活经历的创业者十分具有吸引力。





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2023年10月刊载的一份综述显示,中国多地为归国创业者提供落户倾斜、租房补贴、创业资助、贷款贴息、税费减免等一系列政策支持。


于菁菁说,在澳大利亚,创业成本更高,获取需要的支持相较更困难,对于多元文化社区而言,获取信息的渠道也不畅通。


尽管如此,她表示,“反向润”有两面性,中国快节奏、高密度、压力大的职场模式让她在一段时间内难以适应。


“在澳洲基本每个周五下午大家有‘Happy Hour’,喝点东西聊一聊,周末和假期也不用回邮件,”她说。


“在中国,尤其是创业者,基本是24/7,拿出一块时间,比如在周末完全不回消息,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西澳大学(The 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中国研究副教授陶郁(Yu Tao)博士认为,对于有中国背景的华人移民来说,尽管可能在澳洲生活了相当长一段时间,返回中国生活的情况仍十分常见。


“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移居澳大利亚、变成永久居民以后,是不是加入澳大利亚国籍,很多人有各种各样的考虑,”他说,这些因素是养老和社会保障、职业发展、文化认同等。


陶郁表示,在选择长期居住地的时候,往往关乎“社群性”,是一种“忠诚和身份的选择”。






但是,几位受访者均对SBS中文表示,尽管已经在中国扎根,但居澳经历还是给他们的生活留下了印记。


于菁菁表示,她的办公室还挂着澳大利亚地图,这也是她公司的游学目的地之一。


“我和女儿的饮食也还是很西式,每次问她想吃什么,她还是会选择西餐,汉堡、披萨。关于澳洲,她印象最深的也是上学时要自己带午餐盒,”她说。





两位受访者均表示,不排除在未来让子女回澳大利亚接受高等教育的可能。


“要亲眼去看才是最好,”孙跃表示,“要让孩子真正理解自己的文化背景,让他有一个自己的价值观,如果他后面认为澳洲更好或中国更好,然后做出选择。”


于菁菁则计划,在中国完成孩子的基础教育后,她会参照女儿的意愿,与女儿商议是否在高等教育阶段回到澳大利亚。


03
小编结语

明年留学生人数的大幅削减,必将对华人生意带来一定的影响,但这是否会缓解澳洲目前面临的经济困境呢?房租和房市会有所缓解吗?生活成本会下降吗?我们会变得更加幸福吗?

 

相关新闻